站内搜索
,欢迎访问化工外贸预警网!

三年之期已到!制冷剂最卷时刻即将终结?

发布者:氟化工   时间:2023-01-10   来源:   点击:182
过去三年,是氟化工企业最卷的时期。以R32为代表的第三代制冷剂,在配额争夺战中,价格大幅下降。“生产一吨亏一吨,一亏就是三年”成为行业的真实写照。

进入2023年,也意味着第三代制冷剂的配额争夺已结束。那么,经过几年非理性扩张后,第三代氟制冷剂行业如何?新形势下,行业又将如何演绎?近日,证券时报记者对产业链企业进行了一番详实的采访。

从记者此次采访来看,第三代制冷剂价值回归已成共识。同时,随着第三代制冷剂即将进入配额管理,相关企业在做好现有主营业务的基础上,也在积极延伸氟化工产业链,丰富公司产品结构。另外,氟化工的上游原料萤石企业,在传统需求复苏和新能源领域的需求拉动下,有望迎来景气周期。

亏损三年抢配额

“回顾制冷剂的发展,过去三年,是制冷剂行业盈利能力最差的时期。”巨化股份相关负责人对记者如是说。

制冷剂又称冷媒,是指热机中用于帮助实现能量转化的媒介物质,被广泛用于家用空调、冰箱冰柜、汽车空调等领域。含氟制冷剂是最常用的制冷剂,它制冷效率高、性质稳定、安全无毒,因此得到了长期的广泛使用。

在全球范围内,制冷剂分为四代,包括第一代制冷剂氯氟烃类(CFCs),如R11、R12、R13等;第二代制冷剂氢氯氟烃类(HCFCs),如R22、R123、R141b等;第三代制冷剂氢氯烃类(HFCs),如R32、R125、R134a等;第四代制冷剂氢氟烯烃类(HFOs),如R1234yf、R1234ze等。在中国,第一代制冷剂已被淘汰,目前正处于第三代制冷剂替代第二代制冷剂的阶段。

为何制冷剂要更迭?因为制冷剂会破坏臭氧层,替代依据是2016年10月达成的《〈蒙特利尔议定书〉基加利修正案》,发达国家应在其2011年至2013年HFCs使用量平均值基础上,自2019年起削减HFCs的生产和消费,到2036年后将HFCs使用量削减至其基准值15%以内;发展中国家应在其2020年至2022年HFCs使用量平均值基础上,2024年冻结HFCs的消费和生产于基准值,自2029年开始削减,到2045年后将HFCs使用量削减至其基准值20%以内。

为了获得更多的第三代制冷剂配额,从2020年到2022年,国内主要制冷剂几乎是不计成本的拼销量。以巨化股份为例,该公司年报披露,2020年,公司第三代制冷剂外销量同比增长45.67%、价格同比下降31.91%。

第三代制冷剂的价格战,也直接影响到相关上市公司整体业绩。比如,巨化股份2019年的净利润是8.99亿元,2020年净利润降至0.95亿元;三美股份2019年净利润为6.46亿元,2020年净利润降至2.22亿元;永和股份2019净利润为1.39亿元,2020年净利润降至1.02亿元。

三年来,竞争激烈是行业主基调,虽说部分产品的价格有所修复,但仍处于行业的底部区域。譬如,第三代制冷剂主要产品R32,各企业根据自身产品的不同,报价集中在1.2万元~1.4万元/吨,而成本价一般在1.8万元/吨。也就是说,每卖一吨,就亏损约4000元~6000元。

这对于产能动辄上万吨的氟化工企业,带来的压力不难想象。因此,停产、减产,自然就会出现。

“按照目前的市场价来算,R32肯定是亏损的。大概1~2个月前,我们R32产能就停下来了。尽管第三代制冷剂的最终配额还没有定,但是按照这几年来的产销情况,公司届时能拿到的配额,也差不多够了,总不能不考虑利润一直生产吧。”永和股份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

价值回归成共识

进入2023年,配额争夺结束的第三代制冷剂会怎么走?接受记者采访的企业和业内人士,纷纷给出“涨价”“价值回归”等判断,且观点非常肯定。

“从目前来看,看涨的气氛比较浓。第三代制冷剂的价格,虽然不会是一夜回到高位,但2023年一定会是慢慢往上升的过程。”巨化股份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永和股份相关负责人则对记者称,“2023年对于第三代制冷剂来说,是一个扭亏的行情,不会像2022年这么差,将会回归到一个正常的年份。”

扩产、提升开工率是第三代制冷剂企业在2020年~2022年这三年配额基准年的首要任务。

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9月,R32、R125、R134a产能,已分别达到50.2万吨、34.2万吨、33.5万吨。而2021年,国内R32、R125、R134a产量,分别为24.4万吨、15.7万吨、15.1万吨。按此推算,三大主流产品整体产能利用率大概只有45%左右。

行业的扩张潮导致第三代制冷剂产能过剩,叠加激烈的价格战,使得整个行业在2020年~2022年处于周期底部。当配额基线年结束,各企业存在着通过收缩产能,换取适当的利润空间。

三美股份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2023年肯定是第三代制冷剂理性回归年。因为2023年不论卖多少量,已经不影响配额量,那么为什么要亏本处理?按照目前的市场价,很多企业也撑不住。同时,永和股份相关负责人也表示,配额基线年结束后,亏本肯定就不会生产了。

第三代氟制冷剂主要应用领域是空调和车用空调。以主要的第三代氟制冷剂R32和R134a为例,R32方面,根据百川盈孚数据,2021年我国R32下游消费领域中,空调制冷剂占比达70%。R134a方面,2021年汽车制冷剂和气雾剂(汽车后市场)分别占我国下游消费的50%和25%,合计占比达75%。

“2023年,抑制需求的因素、抑制价格的因素都将会有改善。”巨化股份上述人士称,需求端,2023年制冷剂的需求会好于2022年。逻辑很简单,正常的需求已经抑制三年,疫情因素结束后,原本需求会得到恢复。再加上可能出台的经济刺激政策,2023年的需求肯定会有所好转。供应端,如果赚钱,供应也会跟上来。“综合判断,2023年第三代制冷剂的行情,会回到2019年的水平,可能比2019年还要好一点。”

“接下来,第三代制冷剂行业会经历短期价格回暖和长期价格趋势上涨两个阶段。”华安证券分析师尹沿技称,短期内来看,配额争夺结束后,制冷剂厂商会缩减产量挺价,直至最终市场恢复正常利润水平;长期来看,随着第三代制冷剂配额落地,第二代制冷剂配额进一步缩减,制冷剂行业将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届时制冷剂价格迎来景气上涨行情。

据华安证券测算,2025年国内制冷剂需求为41.7万吨,考虑到随着海外发达国家制冷剂配额的削减,出口量会逐步减少,预测2025年出口需求为24.6万吨,2025年制冷剂总需求将达到66.2万吨。供给方面,将内用配额计作第二代制冷剂的最大供给量,第三代制冷剂在配额冻结之前供给量使用产量来代替,进入冻结期之后则使用配额来计算,到2025年,制冷剂市场供给约61.6万吨,将出现4.5万吨的供需缺口。

产能将向头部企业集中

“三年的配额争夺,公司做足了准备,也在利润方面做出了牺牲。不管最终如何定,我们都会成为配额数量最多企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巨化股份相关负责人自信满满地说。

据悉,由于第二代制冷剂(包括R22、R123、R124和R141b等)会对臭氧层造成破坏并且产生温室效应,《蒙特利尔议定书》对第二代制冷剂的生产进行了配额限制。而当前的第四代氟制冷剂成本,远高于第三代制冷剂。所以,第三代氟制冷剂将成为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的主流制冷剂。

目前,全球范围内的第二代制冷剂,正在被加速淘汰。根据《蒙特利尔议定书》,自2020年1月1日起,发达国家第二代制冷剂的生产仅限于对仍存在冷冻和空调设备的维修。包括我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已削减35%的第二代制冷剂配额量,目前处于加速削减阶段,到2025年将累计削减67.5%,到2030年之后,只保留2.5%的配额量用于维修市场。

除了上述国际公约的约束,2022年8月,工信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了《推进家居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方案》,提出要加快家电制冷剂的环保替代。如今,我国正处于第三代氟制冷剂(HFCs)对第二代氟制冷剂(HCFCs)的加速更替阶段。

第二代制冷剂被第三代制冷替代,可以从家用空调的更迭找到佐证。以往,家用的定频空调一般采用R22作制冷剂,但现在,新生产的空调一般采用变频空调,采用的就是第三代制冷剂R32。

在“以销定额”政策的大背景下,第三代制冷剂的配额分配中,产能较大的头部企业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

R32方面,截至2021年底,我国R32产能合计为49.9万吨,前三名分别为巨化股份、东岳集团和山东华安,产能占比分别为26.05%、12.02%和10.02%。R134a方面,截至2021年底,我国R134a产能为38.8万吨,产能前三名为巨化股份、三美股份和中化太仓,产能占比分别为18.04%、16.75%、10.31%。R125方面,截至2021年底,我国R125产能为36.9万吨,前三名为东岳集团、三美股份和巨化股份,产能占比分别为15.72%、14.09%、13.55%。

制冷剂的配额限制分为生产配额和使用配额,生产配额中部分为内用配额,生产配额和内用配额的差值计为出口配额,配额每年由生态环境部制定并公开。

根据公开信息,自2013年至2022年,第二代制冷剂生产配额由42.64万吨,削减至29.28万吨,随之削减的还有内用配额的占比,2022年第二代制冷剂内用占比59%,较2013年减少7%。与此同时,配额向主流产品转移,2022年R22生产配额为22.48万吨,占比77%,较2013年占比上升5个百分点,生产配额在向出口方面和主流产品转移。

“拿到生产配额的企业,也不一定会全部自行使用,相关企业会根据自身的竞争优势和市场需求等情况,决定生产配额的最终用途。所以,生产配额会在企业之间进行转移,第二代制冷剂的配额买卖,第三代制冷剂市场也会出现。”巨化股份上述负责人称。

数据显示,2022年东岳集团和巨化股份R22生产配额分别为6.62万吨和5.87万吨,分别占R22总生产配额的29%和26%,较2013年配额市占率分别同比上涨12%和40%。生产配额向头部企业集中,进一步巩固了头部企业的龙头地位。

从第二代制冷剂的配额削减过程推测,第三代制冷剂的生产配额同样会向头部企业和主流产品集中。

新能源成产业延伸重要方向

“第三代制冷剂2022年就已经不允许新增产能,且今后要按照配额生产,而第四代制冷剂目前还在专利保护期。这样,氟化工企业只能通过延伸产业链做大做强。”三美股份相关人士对记者说。

另外,根据《蒙特利尔议定书》,第二代制冷剂作为原料用途的生产量不受限制,可作为下游氟聚合物、氟精细化学品等的原料使用,也可用于其他非ODS用途。这就使得相关企业可以充分利用HCFCs现有产能,积极延伸下游产业链。

据悉,除了传统的制冷剂,氟化工产业种类众多、特性各异,在汽车、化工、电子电气、工程、医疗等领域均可找到适用的材料。近年来,氟化工产品正以其独特的性能,不断扩充其市场应用空间。据永和股份公告,目前,PTFE、PVDF、FEP是含氟高分子材料最主要的产品,占据全球含氟高分子材料市场应用量的90%。

PTFE即聚四氟乙烯,以R22为原料,俗称“塑料王”,是全球消费量最大的含氟聚合物,产能、产量及需求量均占据全球氟聚合物市场的50%以上。其中,PTFE凭借优异的介电性能,在5G领域拥有广泛的应用,包括高频覆铜板、射频电缆和雷达天线板等。

根据氟硅材料数据,2016~2021年,我国PTFE产能从11.6万吨/年增长到18.8万吨/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0.14%;其中2021年产能同比增长24.83%,占全球PTFE产能的60.84%。国内的PTFE产能主要集中在东岳集团、中昊晨光、巨化股份等企业。

在下游新能源汽车及储能行业快速发展的拉动下,近两年来,以PVDF、六氟磷酸锂、双氟磺酰亚胺锂为代表的含氟新能源材料,成为氟化工企业延长产业链、产品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

PVDF即聚偏氟乙烯,以R142b为原料,被誉为合成树脂中的“贵金属”,主要应用集中在锂电、涂料、注塑、水处理膜以及太阳能背板膜等领域。在锂电市场需求大增的背景之下,作为锂电正极粘结剂,电池级PVDF近年来甚至出现供不应求局面,供需错配推动锂电级PVDF及原材料R142b价格快速上行。

PVDF火爆的市场行情,也让企业的扩产欲望难以抑制。其中,巨化股份2021年新增6500吨电池级PVDF产能;联创股份规划去年新增PVDF产能5000吨;昊华科技去年新增PVDF产能2500吨;此外,中化蓝天、东岳集团、永和股份、东阳光等企业,均有PVDF产业的规划。

据百川盈孚数据,2019~2021年,我国PVDF产能从6.6万吨增长到7.4万吨,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9%;截至2022年11月,我国PVDF产能为12.8万吨,较2021年底增长72.97%。

无机氟化物产品六氟磷酸锂、双氟磺酰亚胺锂,是电解液的核心原料,受下游新能源汽车及储能市场快速发展的影响,六氟磷酸锂2021年超过50万元/吨的历史高价,这也刺激相关企业加速扩产。

近年来,包括巨化股份、三美股份、多氟多、天赐材料等企业纷纷加码扩产六氟磷酸锂。据百川盈孚数据,2017~2021年,我国六氟磷酸锂产能从3.62万吨增长至9.55万吨,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7.45%,而2022年以来,六氟磷酸锂的产量进入快速攀升阶段,已从年初的约1500吨/周,增至年末超过3000吨/周,年产量预计已达到15万吨。

与之呼应的是,我国氟化工近年来发展迅速,已具备包括无机氟化物、氟碳化学品、含氟聚合物、含氟精细化学品、氟材料加工等在内的完整氟化工产业链,年产值超过1000亿元。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氟化工生产和消费国。

核心原料萤石或受益

“随着我国氟化工产能不断释放,对萤石资源的需求将持续提升,预计我国萤石产品的供需缺口将逐步扩大。”作为下游氟化工企业,永和股份对原料萤石给出判断。

萤石,又称“氟石”,为类“稀土”稀缺资源,我国战略性矿产。萤石最主要的下游产品是氢氟酸,是氟化工基本化工原料。萤石也是氟化工产业链的起点。从萤石到氢氟酸,大致生成比例为2.3:1,即每吨氢氟酸单耗萤石2.3吨。

数据显示,中国萤石资源储量占全球总储量的比例约为15%,2021年的产量450万吨,占世界产量的57.1%,在全球萤石行业中占据重要地位。其中,金石资源为国内最大的萤石矿生产企业,拥有储量2700万吨;永和股份探明萤石保有资源储量为329万吨矿石量;中欣氟材储量大约在60多万吨左右。

近年来,为何萤石没有像其他资源品一样价格飞涨呢?这主要与现阶段下游需求结构有关。现阶段,萤石主要需求仍来自于传统业务,如制冷剂,约占到萤石总需求50%左右。前些年,下游氟化工的负利润配额争夺战,自然会波及到上游的萤石行业。

金石资源相关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这些年,下游制冷剂企业为了配额争夺,都在赔本做买卖。这种情况之下,上游萤石企业也不好意思涨价。而如今,制冷剂的配额争夺即将结束,这为产业链涨价提供了基础。”

“我们非常看好萤石作为稀缺资源会迎来旺盛需求:一方面,随着全球疫情缓解,经济逐渐复苏,空调、冰箱等需求有望提振,第三代制冷剂配额和下游厂商格局的基本确定,可能带来价格回暖;另一方面,新能源、新材料、半导体等对萤石需求的异军突起,将可能给我们带来惊喜。”金石资源方面称。

据悉,萤石作为现代工业的重要矿物原料,还应用于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及国防、军事、核工业等领域,包括六氟磷酸锂,PVDF、石墨负极、光伏面板等,也离不开萤石的下游产品氢氟酸。

金石资源曾在定期报告中指出,根据现有数据测算,到2025年新能源对萤石需求将达到150万~200万吨,2030年更是可能超过500万吨。而目前全球每年萤石总产量仅700万~800万吨,新能源或有可能取代传统的制冷剂需求,成为萤石的最大需求领域。

“近几年来,随着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异军突起,带动萤石下游含氟材料强劲增长,进而带动萤石新增需求,并进一步提升萤石不可替代的战略性资源地位。”巨化股份称。

另据百川盈孚测算,2021年我国酸级萤石总需求约为367.5万吨,其中制冷剂对酸级萤石需求占169.6万吨,占比46.1%。酸级萤石终端需求新能源占比9.8%,电子占比11.4%。到2025年,预计新能源的强势增长,将带来我国终端用于新能源的萤石需求增长至109万吨,其中大部分新增需求(85%)来自于锂电材料。

从供应来说,金石资源近日在接受调研时指出,“从自身体会来说,监察越来越严格,这已经常态化。包括近期的涨价,也受供给端紧缩较大影响,并且我们觉得这不是一个短期的因素。安全、环保、准入政策等供给端的压力如果再叠加需求端的变化,影响会更加明显。从我们的理解来说,安全环保这些措施只会越来越严,不太可能会放松。”

伴随着供应收缩和需求增长,国内萤石的库存正在快速下降。百川盈孚数据显示,2022年三季度,萤石库存高达15万吨,而到了四季度末,已降至9万多吨,降幅高达40%。

业内人士表示,第三代制冷剂配额的落地,将会扭转制冷剂企业赔本抢份额的怪象,产业的价值回归是大势所趋,这为萤石涨价提供条件。同时,随着传统需求的复苏和新能源领域的拉动,市场对萤石下游产品氢氟酸的需求不断增长,产业链有望迎来景气周期。

来源:证券时报

衢州市化工产品对外贸易预警办公室 中国国际商会衢州商会 版权所有

地址:衢州市西区白云中大道37号市级机关综合大楼 电话:0570-8356617

备案号:浙ICP备13026204号 访问量:6422172 管理登录
技术支持:方大软件